最新消息:气象万千打造您身边贴心的气象馆!

乐山大佛与天气之缘

应用气象 hjmeteor 1461浏览 0评论

GM53d1vvgN6pT20Z

 

四川乐山大佛,是唐代摩崖石刻造像中的艺术精品之一,1996年成为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。2013年,恰逢大佛开凿建造1300周年,当地从6月到10月隆重举办了“千年的梦想,世界的大佛”系列纪念活动。作为工作、生活在乐山的我,远眺近览世界著名大佛的时间多了,似乎对巍然挺立于三江汇合处的这一石刻巨佛已在乎不多。然而,秋日里国庆长假的早晨,一早便同往常一样在大佛对面江边漫步,又遇上难得的晴好天气,抬头仰望对面的大佛,不免对文物保护的气象因素有了更深的思考。

大佛依山凿成,临江危坐,在100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,静静望着大渡河、青衣江、岷江在眼前交汇。秋日里的晨风,带着几分湿润,几分清凉,轻轻地吹拂着。或许是因近些日子烦情琐事缠身,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平静而又专注地亲近大佛了。这几日太阳升起前,信步走在熟悉的、花团锦簇的市民休闲道上,仰望凌云山中的佛像,凝视着三江汇合处和谐而宁静的风景,我真切地感受到一种从容、一种伟大、一种人与佛相处的实实在在的存在。

秋日里的早晨,轻柔的晨雾,一缕缕、一片片,淡淡地、薄薄地飘绕在大佛的腰间,大佛仿佛正从 朦朦晨雾中醒来,安详的眼眸中蕴含着慈悲为怀的情状,凝视着人世间暑去秋来。

云水间气象多变,江面上烟雾萦绕,不一会,雾气由下而上冉冉升腾,很快湮没了大佛的脚,接着,大佛的整个身躯也迅速被白雾笼罩,迷蒙之中只显露出一个硕大无朋、广额丰颐的佛头了。顷刻间,山峦峰影显得影影绰绰,眼前茫茫一片,这朦胧飘逸的氛围给我以全新的感觉,仿佛使我步入天人合一、超俗脱尘的境地。

待到云开雾散时,天空渐渐露出蓝蓝的净朗,时而还能看到几抹淡淡的浮云。凌云丹崖和苍黛树荫不再朦胧,雄伟恢宏的石刻佛像终于通体亮相,山有多高,佛有多大,我总算看清了真正的大佛。

这是一个梦幻的世界,这是一块庄严的净土,在喧嚣杂乱的人群里,是体验不出大佛壮丽伟岸之美的,倘若匆匆而过,也只能留下一个粗略的印象。这几日早晨仰视大佛,我恍然发现自己的渺小,感叹宇宙的浩大和造物主的大能。由此触景生情,这足以让我感谢清晨的给予,但愿人生也能保持早晨这般清亮亮的纯净。

太阳出来了,石刻佛像沐浴在一片灿烂的霞光中,阳光透过栖鸾峰上浓密的树丛,洒下片片光斑,在湿漉漉的佛体上投下无数抛银的碎屑。不知不觉中,我顺口朗诵起唐代诗人司空曙行吟大佛的佳诗丽句来:“春山古寺绕沧波,石磴盘空鸟道过。百丈金身开翠壁,万龛灯焰隔烟萝。”翘首仰望,大佛巍然矗立,佛顶上光芒四射,着实耀眼夺目,令人振奋。我不禁记起世界遗产专家席瓦尔教授“乐山大佛堪与世界其他石刻如斯芬克斯和尼罗河的帝王谷媲美”那精辟的赞誉,顿然领悟巍巍大佛“给人以通天之感”的古老神韵。

开凿石佛是为镇洪水

这里是四川盆地中的一个特殊地带,巨大的佛像前,青衣江、大渡河从这里汇入岷江后一路东去,成为万里长江最大的一条支流。

青衣江流长虽只有289千米,流域面积约1.3万平方千米,但其流域中有雅安、峨眉山两大著名雨区。近百年气象记录显示,素以“天漏”著称的雅安年雨量1800毫米以上、荥经麓池竟达2400毫米以上;峨眉山的年降雨量可达2000毫米,曾出现过程雨量超500毫米的特大暴雨过程。

大渡河发源于青海省境内的果洛山东南麓,长 1062千米,流域面积 7.3万平方千米。来自青藏高原的大渡河水,千里奔波抵达乐山时,水势仍充满野性。

发源于岷山南麓的岷江,到达乐山630余千米,流域面积约12万平方千米,实测都江堰紫坪铺年最大降水量2434.8毫米,都江堰2013年7月降雨量达到749.9毫米。岷江抵达乐山时,水量是相当大的。

乐山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,日最大降水可达320毫米左右,1小时降水强度曾超过110毫米。充沛的降水分别注入三江,进一步加大了三江汇合时的水势。流域达20余万平方千米的三条江河,流经了四川盆地中降水最为丰富的地区,每年夏季一次接一次的暴雨、强降水不断汇集在大佛脚下,注定是洪水滔滔、波涛汹涌。1982年重现的碑文记载 :“昔日的岷江,江水泛滥成灾,恶浪汹涌雷鸣,人畜不能幸免水患。”

大佛常年注视着交汇于脚下的三江,也注视着对面的峨眉山。大佛开凿的发起人是海通和尚,是贵州人,结茅于凌云山中。古代的岷江、青衣江、大渡河汇聚于凌云山麓,水势相当凶猛,舟楫至此往往被颠覆。每当夏汛,江水直捣山壁,常常造成船毁人亡的悲剧。海通和尚见此,立志凭崖开凿弥勒佛大像,欲仰仗无边法力,“易暴浪为安流”,减杀水势,永镇风涛。碑文中记录:海通一生的理想是在激流旁的巨崖上造一座神力无边的巨佛,镇住江中兴风作浪的妖魔,海通为此终其一身。

千年大佛饱受风雨侵蚀

发起建造大佛的海通和尚踏遍大江南北化缘,终于在公元713年得以动工开凿,不几年大佛的容貌就清晰可见。

到了大佛脚下,导游会眉飞色舞地告诉你,大佛工程浩大,难度惊人,世界第一,伟大的建造者以坚忍不拔的毅力,用90年的时间创造了这一举世奇观。事实上,大佛经历了十分痛苦的难产过程。从开工到完工,中间先后两度停工,实际施工时间不过30年,建造时间却拖拉了90年,工期之长,周折之多,也堪称世界之最!史书上对浩大大佛工程描述的记载十分简单:“万夫竞力,千钟齐奋,大石雷坠,巨谷将盈。”直到公元803年的一天,三江交汇的凌云山中,人们终于看到众多工匠们倾注毕生心血的巨大神灵耸入云端。之后,建造者的名字随着时光的流逝,逐渐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,但留下了永恒的大佛注视着东去的流水。

修成的大佛坐姿是双脚自然下垂,这与印度佛像的“跏趺式”也不一样,因为大佛是修来镇水的,这种平稳、安定的坐姿可以带给行船的人战胜激流险滩的勇气和决心。它的躯体大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,大佛头与山齐,足踏大江,双手抚膝,大佛体态匀称,神势肃穆,依山凿成,临江危坐。实测大佛通高71米,头高14.7米,头宽10米,发髻1021个,耳长7米,鼻长5.6米,眉长5.6米,嘴巴和眼长3.3米,颈高3米,肩宽24米,手指长8.3米,从膝盖到脚背28米,脚背宽8.5米,脚面可围坐百人以上,被诗人誉为“山是一尊佛,佛是一座山”。

好多年前,在电视上看到了赞扬乐山大佛排水系统如何科学的节目,说大佛具有一套设计巧妙,隐而不见的排水系统,对保护大佛起到了重要的作用,使佛像不至被雨水侵蚀。在深为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所感动之余,经过深入了解才知道,电视上的有些说法子虚乌有或者并不准确。事实上,唐代所凿的排水系统只有佛首、胸后的两道排水廊道,其中胸后的排水廊道尚未凿通。本来,大佛凿成之时,覆盖有大像阁,它的作用之一就是遮挡雨水,因此,大佛身上就不需要将衣纹搞成防水系统。佛体表面的小型排水系统只是清代以后的维修成果。

大佛所在的乐山,雨量充沛,气候湿润,光照不足。70余年气象资料显示,当地年平均气温17℃左右,盛夏最高气温可达39℃左右,隆冬最低气温-3℃左右,年降水量常在1300毫米以上。乐山还是暴雨多发区,暴雨发生十分频繁,而且强度极大。 年日照时数仅1000余小时,然而夏季日照十分强烈,年均风速不到2米/秒,雾日40天以上,相对湿度大于80%。大佛所在的凌云山常年江风不断,潮湿的江风对大佛的侵蚀也不容忽视。

大佛由紫红色砂岩雕刻而成。红砂岩是很好的适宜于雕塑的材料,但红砂岩石质密度较低,容易受到天气冷暖变化、暴雨冲刷、风霜雪雨的侵蚀而风化。大佛周边是人类活动的密集区域,生产生活产生的二氧化碳与潮湿空气形成酸雨,降落在大佛身上,对佛体砂岩产生很强烈的风化剥蚀。研究表明,大佛早期的新鲜基岩,在长期的风化剥蚀作用下,由外到内形成了“粉末层—硬壳层—风化层—新鲜基岩层”这一完整的表层层次结构,这种层次模式是由岩石表面逐渐递次向岩石内部发展的。研究人员通过模拟酸雨试验还发现,在最近30年酸雨的作用下,大佛基岩被风化剥蚀约2厘米。120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,大佛受环境气候影响,砂岩风化强烈,给保护大佛“青春不老”带来了极大的困难。

这座被称为“乐山大佛”的石刻雕像,真实官方名称是“嘉州凌云寺大弥勒石像”。大佛落成以来,各个朝代都对它进行过维修,小规模的修护从未间断过。自明、清以来的数百年间,大佛饱受自然风雨侵蚀和战乱的影响,到1949年时佛身已是千疮百孔,面目全非。近50年来,大佛的保护受到国内外多方关注,众多专家学者进行了潜心研究,相关部门也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。

1962年,两张发表在《人民画报》上的照片,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。照片上,大佛身穿草衣,脚下堆积着多达400立方米的垃圾。这些情况随后很快被上报到中央,这才有了不久之后对大佛的一次全面维修。

1982年2月,大佛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1990年,当地政府拨款对大佛头部进行了比较彻底的维修,同时增加了一些配套设施及服务设施。

1996年12月,大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“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”,列入《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名录》。

2001年春,当地组织对大佛进行全面维修,引起了世界关注,面目一新的大佛再现神韵。

大佛文管所专家说,大佛总体状况是健康的,但由于常年暴露在自然环境中,受到风吹、日晒、雨淋、酸雨腐蚀影响,局部不可避免会出现问题。研究表明,大佛的保护仍面临两个主要问题,一是遭受日晒雨淋、风化剥蚀,更应高度警惕酸雨对大佛裸露基岩的破坏;二是佛身受到渗水病害威胁。要保护好大佛,就必须彻底解决上述两个问题。

人们祈盼大佛能够“永葆青春”,使世界遗产得到科学保护。当地政府将研究综合保护大佛的措施和科学方法摆上了日程,针对大佛保护的前沿科学问题,设立了“乐山大佛保护科学方案研究”项目,组织了中国科学院和成都、乐山等地的12个研究单位承担。项目包括建设自动气象监测、电子气象服务系统等10个子系统,当地气象部门也在接下来的保护中发挥积极作用。

2010年6月,对大佛的全面、长久保护工程正式启动,随即对大佛进行了全身系统“体检”,确定和制订的维修方案上报国家文物局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,得到批准后,“开放式修护”修缮工作正式付诸实施,并将持续下去。

祈愿乐山大佛身体健康,永葆神韵!

转载请注明:气象万千 » 乐山大佛与天气之缘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