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气象万千打造您身边贴心的气象馆!

巧借风云出奇兵

军事气象 DirkT71dpwyp 1136浏览 0评论

巧借风云出奇兵 1951年10月2日,北京中南海怀仁堂,上千名受阅部队代表欢聚一堂,酒会正酣。 毛主席抬头望了一下前来敬酒的空中阅兵总领队吴恺,兴致勃勃地举杯致词:“现在有了空军就好了,空军万岁!”年青的大队长韩明阳激动万分,吴恺更是激动得连话都说不上来。 饮罢最高统帅的“饯行酒”韩明阳所在的轰炸机部队在师长吴恺的率领下,不久便奉命转场,飞往紧邻朝鲜的前线机场。 此时的志愿军空军,在中朝人民空军联合司令部的直接指挥下,经历了一年的实战考验.锋芒初露。在美国人看来,共产党中国,几乎一夜之间就成了世界主要空军强国之一。轰炸部队的参战,给气焰嚣张的侵略者投下了重磅炸弹。 11月 5日,地面部队攻克了铁山半岛“尖端”的椴岛。为巩固战果并给敌以连续打击。必须尽快对椴岛以南1O公里处的大和岛实施轰炸。大和岛,位于朝鲜西海岸北端,距鸭绿江口仅70公里,岛上盘踞着李承晚的“白马部队”及美军、李伪军的指挥机构和情报机关,配备了大功率雷达、对空电台和窃听设备。时刻监视着我地面部队和空军的活动,成为敌指挥轰炸我东北城镇、空中封锁入朝交通运输线的耳目,是安插在我眼皮底下的“钉子”。 这拔“钉子”的第一仗由谁来打?众目所注。当然,师长吴恺心里有数,那个凡事要争第一的韩明阳、做梦也在等这一天,这一月来憋足劲练兵,他那个二大队的9架飞机,竟然同时将炸弹投进了直径SO米的炸圈内,连苏联顾问也叹为观止:“这种概率极小!”看来非他莫属。韩明阳似乎也有直觉,这第一仗嘛,自然要选训练成绩最好、求战热情最高的大队去打。 命令就这样“顺理成章”地下到了二大队,36名勇士顿时跳跃起来。 轰炸时间选定在天黑前1~2小时,因为这个时间美空军的歼击机群结束了朝鲜北部的活动.巳返回南朝鲜基地。趁其疏漏,以我轰炸部队初次出击的奇袭优势,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,彻底摧毁敌人的机关设施。 气象人员及时向轰炸机指挥所聂凤智司令员报告天气预报:11月6日,辽东半岛至大和岛地区将转为晴好天气,而三八线以南敌空军基地为阴雨天气,这种天气分布形势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。 6日清晨、沈阳于洪屯机场。云幕低垂。天色幽暗。草绿色的“图—2轰炸机在寒风中昂首挺立。整装待发。二大队长韩明阳的那架20号飞机,自然排在最前头。 望着黑压压的乌云。韩明阳眉头紧锁。因为夭气已连阴了几天,气象台昨晚预报从今天天气逐渐转好,可眼下丝毫不见动静。不知老天搞什么名堂?难得的一个战机,不要叫鬼天气给弄砸了。韩明阳心里犯起了嘀咕。 兵家崇尚“天时地利人和”,空军的战斗活动更有赖于天气。韩明阳是清楚的,眼下这遮天蔽日的层积云,要是飞飞扬扬的下个雨雪,则迷迷茫茫的啥也找不准了,不过要是躲在厚厚的云层里出航,那么空中就有了最好的“地形”、“地物”作掩护。难怪老谋深算的丘吉尔也说,天气因素就像高空盘旋的兀鹫,令意志最坚强的人也为之心惊胆颤。 密切监视着战区天气的气象人员,关键时刻发现了“蛛丝马迹”:出现在黄海北部的锋面气旋,冷锋呈东北——西南走向,正缓慢朝东南方向移去,云区随之东撤,战区天气即将转好无疑。 12时,根据空联司首长的命令,飞行人员进场。“作战地区,午后少云,能见度良好,保证能够目视投弹。”气象台的值班预报员来到飞行员休息室,向正在待命的空中指挥员韩明阳报告飞行航线和目标区的天气预报。韩明阳顿时双眉舒展,迅速指挥完成战斗出动前的最后准备。 14时35分,随着两枚绿色信号弹的腾空而起,分别携带8枚1OO公斤杀伤爆破弹、1枚100公斤燃烧弹的9架“图—2’活塞式轰炸机,在一片轰鸣声中直冲云霄。 西边的云层开始碎裂变薄,透出阳光,带队长机韩明阳望了—下,一拉驾驶杆,率先飞在高处。上升过程中,“品”字形的大队楔形编队迅速形成,整齐的队形以360公里/小时的速度加人了预定航线:机场一奉集一凤城一东江桥一目标区,高度:2000米。 “‘英雄1号’.我是‘老虎1号’,我们看到你了。”担负全程护航的16架“拉一 11”活塞式歼击机飞过来了,指挥员是韩明阳学飞时的教官张华,此刻正向他呼叫。 “‘老虎1号’,我是‘英雄1号’,我也看到你了。”韩明阳沉着回答。 15时16分,两个机群在2000米高度上会合,改为混合编队战斗队形。上空,还有两个团的“米格一15”喷气式歼击机,为他们作空中掩护,比翼齐飞,共赴战场。 “满天空都是我们的飞机。”同机的通信主任郭绍礼兴奋地对韩明阳说。 说话间,机群穿越低云,恰好在卷云与层积云的“夹层”里飞行。脚下是波涛般的云海,把大地遮得严严实实。绵延起伏的云层,犹如空中堑壕,成了天然屏障。机群长驱直人。飞行在预定航线上。 斜阳西下。云依然厚实无变。机群仍在云上飞行,要是目标区也是这个状况,以完全靠目视投弹的图—2飞机来说,按计划实施轰炸,那真是困难重重。风云变幻,是否发生了气象员预测之外的情况?天气,天气,像一只无形的魔手,抓得韩明阳心中七上八下。 悬着心向前继续飞行了十几分钟,该转弯了。就在这时,密切注视地表的韩明阳突然从云隙中看到了村落、道路的轮廓,抬头远望,云量骤减。“好现象”,韩明阳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、云区分界线,熟悉的气象状况,今天显得格外悦目。 “美国鬼子你真该死,老天爷也帮我们的忙。”兴奋的韩明阳都点按捺不住了,差一点把这话从麦狗风中送出去。 机群到了鸭绿江口,大桥东侧的东江桥清晰可见,低云变得稀稀落落、进人铁山半岛,只有丝丝卷云在上、机下海水泛蓝,清澈见底,真是妙不可言的轰炸天气。 “离大和岛只有50公里了。”听到领航主任柳元功的报告,韩朝阳呼叫:“‘灯塔’、‘灯塔’,我是‘英雄1号”,请求按计划执行任务。” “‘英雄1号’,我是‘灯塔’,可以执行任务。”地面指挥员徐式廷在指挥所里发出了战斗命令。 “‘灯塔’,坚决完成任务。”韩明阳坚定地回答,声音铿锵有力。韩明阳瞪大眼睛,在距大和岛30余公里处的登串洞上空,根据地形、地物特征,从湛蓝的海水环护着的大小岛屿中,找到了大和岛。随之调正机头,直向目标飞去。柳元功准确、及时地进行了定向定距瞄准。 敌阵地的高射机枪响了,空巾冒出团团黑烟。敌雷达也发现了大规模机群的来势,南朝鲜基地的美空军的几十架“佩刀”式歼击机紧急起飞,向大和岛增援,双方都拉开了架势。 离目标只有3分钟了。进人轰炸航路的韩明阳大声潮叫:“紧紧编好队形,坚决消灭敌人。”各架飞机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。柳元功镇定、有序地不断发出航向修正口令。机群冒着密集的炮火以及炮火激起的气浪,颠颠簸簸地向前飞去。 在这最艰难的飞行时刻,空中射击员在射击主任杨震天的组织下,一齐向敌机开火。一阵排炮过后。敌高射机枪被剥夺了“发言权”。 到了最后几秒钟了。年仅23岁的韩明阳,拿出了当年攻山头、打碉堡的劲头,圆睁怒目,奋力把住航向、速度和高度。15时38分,复仇的炸弹离开弹舱,像长了眼睛似地落向大和岛。岛上霎时大火四起,浓烟滚滚。几颗炸弹落到了弹药库上,引发了一连串的剧烈爆炸声,目标周围四处开花。“炸得好,炸得好!”从我地面到空中是一片的欢呼声。 韩明阳转过头,驾着如释重负的轰炸机,长长地吸了一口气。看看岸边,意外地发现两艘补给粮草的敌舰艇也被捎上了,炸得东倒西歪。 一场奇袭战漂亮地结束了。而美国空军的“佩刀”式歼击机此时还在赶路,鞭长莫及。敌少将作战科长和海军情报处长以下人员60余人全部送上了西天,“钉子”拔除了。 16时19分,我机群在安东(现丹东)浪头机场着陆无一伤亡。 我志愿军空军轰炸大和岛首战大捷,令美国朝野大为震惊,美联社评论:“真是干得出色。

转载请注明:气象万千 » 巧借风云出奇兵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