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气象万千打造您身边贴心的气象馆!

施琅借风进取台湾

军事气象 DirkT71dpwyp 1182浏览 0评论

朱应珍   1661年,郑成功利用浓雾作掩护,率兵顺利登上了台湾岛,将荷兰侵略军驱逐出了宝岛。之后,其后裔打着明朝的旗号与清朝政府隔海对峙,不少清政府官员坚决要求动用武力进取台湾。施琅被委以重任,担任福建水师提督。  清康熙三年11月的一天,天气晴空万里,施琅召集部将下达东渡的命令。第二天,施琅率舟师从福建省的中部沿海出发,顺应东北风的势头,向澎湖列岛进发。他不知道台湾海峡11月份强风的出现频率是一年中最高的,达40%。  施琅的船队刚刚离开港湾,就遇上冷空气的入侵。海上原本就无风三尺浪,大风更是把海水掀个底朝天。靠风帆航行的船只在惊涛骇浪中就像一个毫无生气的玩具,任由海浪抛上抛下。而很少在海洋上作战的官兵们个个吐得翻江倒海,气息奄奄。无奈之下,施琅只能下令返航。  第二年,福建总督在上报皇帝的奏章上写道:“于去年十一月间统领众伯、总兵官等各官兵船只进发台湾。舟师进至洋面,骤起飓风,难于逆进而返。”  首次出征的失利,并没有使施琅丧失锐气,他仔细分析台湾海峡地图,找渔民了解风向、海流等天气情况。并带领水师在东山安营扎寨,日夜操练,让官兵们能很好地适应簸箥的海上生活。  康熙四年的3月26日,东山岛阳光明媚,海面风平浪静,施琅再一次下达开航的命令。航行3天后,施琅走上甲板远眺,好像依稀还能看到东山岛,难道船队只是在原地打转不成。有风的大海令人恐惧,这无风的大海也如此这般让人无可奈何。  施琅只好命令舟师朝附近的小岛进发,一边补充淡水,一边让士兵们好好休息,等待起风时再开航。  3月29日的清晨,原来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风起云涌,感觉到动静的官兵们纷纷涌上甲板,大声欢呼:“来风了,来风了。”施琅大声下达命令:“各船起锚,准备出发。”  台湾海峡的3月份是一个常刮大风的月份,也是冷暖空气常常争斗的舞台,施琅的船队起航时,天气还是和风细雨,突然之间强劲的东南大风不停地向船头迎面扑来,施琅只好再一次下令返航。可是,风大浪急,想平安地返回东山岛已是不可能,只好就近航向金门蓼罗湾避风浪,这一避就是一个星期。  4月8日夜间,性急的施琅再也坐不住了,命令船队顶风出航。可是海上浪翻潮涌,根本无法航行,而此时想重新返回蓼罗,也不可能了,船队只好在风浪的驱逐之下,将船划到蓼罗以南的金门岛泊下。  这一呆又是一个星期。4月16日,天空终于放晴了。中午,施琅迫不及待地率领船队起锚开航。船队航行了一天便驶入了澎湖口,正当大家满心欢喜之时,突然之间乌云突起,狂风大作,倾盆大雨从天而降。海水像烧开了锅似的,无情地打向船只。刚才还一览无余的海天,也被海雾遮掩得一片迷漫。  后来,施琅给皇帝的奏折中这样写道:“本月十六日,天时晴究,臣又会同众伯、总兵官等率领舟师开驾,进发台湾。十七日午时,臣等驶入澎湖口,骤遇狂风大作,暴雨倾注,波涛汹涌,白雾茫茫,眼前一片迷漫……致使我舟师不及撤回,皆被巨浪凌空拍击,人仰船倾,悲号之声,犹如水中发出,情势十分危急。”  所幸的是,只有少数小船被风浪掀翻,总算是损失不大。不幸的倒是施琅的指挥船却被风浪一直吹到了南边广东的潮州地界,直到26日,才返回到厦门。  施琅两年之内三次率軍进发台湾,均因气象条件受阻,劳师而返。三连败的战绩却引起了众多满清官员的不满,清王朝下令撤消福建水师,战船全部焚弃,施琅也从海边回到了京都。  在此后的十三年中,施琅一边密切关注福建沿海的动向,一边悉心研究风潮信候,以及古代海上战事的成败经验。  康熙二十年,清朝国内稳定,但康熙皇帝仍感觉到“海氛一日,则民生一日不宁”。因此,决定再次起用施琅进取台湾。  施琅受命返回福建,“日以继夜,废寝忘食,一面整船,一面练兵,兼工制造器械,躬亲挑选整搠”,历时数月,使原来“全无头绪”的水师“船坚兵练,事事全备”。  康熙二十一年,福建总督姚启圣在与施琅讨论进取台湾时,一再坚持九十月份北风起时,先攻台湾,后攻澎湖。施琅不敢违抗老师的命令,于11月23日,率清军船队出海驶往澎湖。结果可想而知,与康熙三年11月的出航几乎是同出一辙,因遇大风,无功而返。  又一次的受挫,使施琅更加迫切地希望掌握台湾海峡的情况,他派专人查阅气候资料,进行实地的海情和风的观测,在基本掌握了海峡地区的气象情况后,施琅认为:夏季海峡高温多雨,能见度好,特别在偏南风时,风速和缓顺畅,有利于舟师横渡海峡。虽然夏季台风的出现率很高,但只要能避开台风袭击的时间,天气还是良好的。  7月份台湾海峡的平均风速是一年中最小的,平均高海浪出现的频率也是最低的。因此,施琅向皇帝上书中陈述:“乘夏至南风成信,当即进发捣巢。盖北风刚硬,骤发骤息,非常不准,难以预;南风柔和,波浪颇恬,故用南风破贼,甚为稳当。”“莫如就夏至南风成信,连旬盛发,从铜山开驾,顺风坐浪,船得联综齐行,兵无晕眩之患,深有得于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之全备。”  康熙二十二年的6月14日,年过六旬的施琅在福建东山岛,率领大型战船300余艘,中小型战船230余艘出发了,两万多水师分三路向澎湖进击。驻守在澎湖的郑氏将领,对台风频频关顾的7月份仍抱有幻想,继续按兵不动,妄想等待台风来助自己一臂之力,让清军不战而溃。  可是台风并没有如愿而至,而施琅的战船却于7月10日直取澎湖岛。连续多日,海上刮的都是偏南风,处于上风的清军趁风势扬起风帆,快速地冲击敌人。而处于下风处的郑军,虽占有地形的优势,但由于逆风、逆水,而处于不利的态势。  《海上见闻录》写道:“巳刻,南风大发,南流涌起,(施琅)遂下令扬帆联进。风利舟快,瞬息飞驶,居上流上风之势,压攻挤击,一可当百;又多用火器、火船,乘风纵发,烟焰弥天天”。  清军很快攻克了澎湖列岛,在施琅统领的大军压境之下,台湾郑氏后裔于7月30日奉表纳降。  清军澎湖之战之所以取胜,与施琅的指挥得力是密不可分的。施琅曰:“夏至前后二十余日,风微,夜尤静,可聚泊大洋,观衅而功,不过七日,举之必矣。”因此,在渡海时间上,他敢于选在多台风,刮西南风的7月上旬出航。在渡海的航路上,施琅把出航点选在靠南的东山岛,这样可以利用盛行的西南风,使战船始终处于顺风顺流的有利阵位。在气象科技尚不发达的17世纪,施琅就能如此灵活地运用气象资料,趋利避害,因势利导,取得清朝著名的澎湖之战胜利,真是难能可贵。

转载请注明:气象万千 » 施琅借风进取台湾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